只有指針聲的夜

一步跨越不了
落難秋天的界線
如何問不出
微涼風裡的愁
為何吹來滿城心碎
哭不住的嗚咽
這樣的寂寞太危險

秋不該來的太早
思緒忙亂的在飄落的花葉間
托不住葉片般的負擔
就讓它穿過無形的手
悄悄的踏上地面

回頭又是只有指針聲的夜
這是第幾個秋天
第幾個夜
不曾無知的憂愁
這是有如漣漪般的悸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