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夜,只想出來走走

「我一直覺的你有點不正常」他學著那種冷靜的語氣

半夜三點,還在這裡遊蕩的人沒有資格讓人覺得我是一個正常的人

「要不要找地方坐坐?」這可不比台灣,半夜三更去哪裡放你的馬達啊老兄

呼了一口冷空氣,不,是熱空氣,我看到的是白煙,像抽煙一樣

其實挺討厭人家抽煙,但是這樣呼出煙來挺有一種憂鬱的味道

寒冷的晚上出來晃這大概也是原因之一

「喂!又在想什麼!馬的我快凍出蛋黃來了」

「噗…」噴到一半的煙只差沒嚥回去

「凍你個槌子」肚子餓了,深夜總是比較容易餓

 「喂!蛋黃,借些碎銀子」努了努嘴,聽到自己叫他蛋黃差點沒笑出來

「幹麻,孩子,夜深了,打電話回家啊」蛋黃往兜裡一掏「就這些不夠幾兩,湊合著吧,還有…馬的我不叫蛋黃」

幾塊碎銀子一湊,就往便利商店鑽,肚子真餓了

蛋黃跟了進來,看來一副要搶劫的樣子

「喂老兄,臉色好一點好嗎?我們是來弄吃的不是來弄錢的」

「你知道我多久沒吃這玩意了嗎」蛋黃拿了根巧克力端詳

「鳥你」一邊弄咖啡一邊找吃的「那玩意聽說是戀愛的人吃的,你我都沾不上邊」我承認我有點忌妒在戀愛的人

蛋黃挑了一條巧克力「你哪聽來的,就算戀愛我也不吃這玩意」看得出來他沒在戀愛

「要不要?」

蛋黃晃了晃手裡的巧克力

「我吃麵包」順手遞了一杯咖啡過去

坐在便利商店落地窗後面做嘴巴以及腸胃的運動

蛋黃大概在喝咖啡,沒嘴說話,便利商店裡面就我們兩個人,和一個店員

有時候,就是這樣子的感覺,一個認識的人,一個不認識的人,一個自己,一個夜

「晚上出來晃,這裡其實比酒吧舒服多了」蛋黃把咖啡嚥了下去「搞不懂為什麼以前那麼喜歡去坐pub」

「那階段已經過了唄」時間過的其實比酒吧的音樂還快

「是啊,那是年輕人才作的事」蛋黃看了看錶「三點半了」

「唔….」我在找話說,可是找不到

「記不記得那個女生,我們認識以後你第一個知道那時候我有馬子的那個」

「你馬子…」不得不承認蛋黃有很多馬子「誰啊」

「那個 Jammie 啊,頭髮短短的」

「好啦不管是誰,怎麼了唄」懶得想,沒事女朋友那麼多做什麼,這蛋黃

「分手的時候難免都理直氣壯的,可是現在我最想她」蛋黃的多愁善感以及後悔莫及…

「人都是這樣的」咖啡快喝完了「總是喝完以後才發現其實本來不是來喝咖啡的」說完還對著蛋黃晃了晃手裡的紙杯

蛋黃把巧克力吞了,走出這間….就叫它咖啡座吧

這樣的夜,只想出來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