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劃

窗外的風呼呼的吹著
打開房門
就掉進房門外的一片漆黑裡
這裡只有自己在門口駐足
在黑暗中
等著思緒沉澱
不由得緩緩的坐了下來
自己的名子在手裡劃成筆劃
卻又想起初見三年來的牽掛
為什麼回憶總是這麼美好
自己的名子重複的劃了五十三劃
窗外的風依然呼呼的吹著
真希望能記起
見面後第五十三天的自己
名子劃到九十四劃
卻不自覺的劃成了她的姓氏
相識後的第九十四天
我在她心目中是怎樣的人
而過了一年以後的五十三天, 九十四日
又有多了解彼此
風還在乎呼的吹著
在黑暗中靠著樓梯旁的牆
窗外仍然星月無光
怎奈啊又是這樣一個晚上
伴著我的
只有窗外沁入的晚風微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