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 Mary’s Cathedral

卻從未想過會踏入教堂

白色蠟燭照耀不到的聖母雕像臉上的陰影

爲她平添了幾分慈悲

或是說 不忍世人疾苦麼?

當我靠近一點浮動了的燭焰

這麼短短的時候有那麼一種錯覺

燭淚是不是她的淚珠?

:讓自己靜下來思考的好地方吧

一邊端詳祭壇下的兩邊長條椅

比起祭壇上的光華

長椅的位置顯的陰暗多了

就這麼坐在長椅上

傾聽著一絲一微的聲音

坐在這裡

起伏的心也會變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