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 WHAT?

不知道怎麼又想起
跟她說再見的那天晚上
他在吵雜的夜城找到難得的安靜角落
嘗試整理自己的思緒
那是個有趣的人
當初他一直這樣想
雖然說痛苦比快樂更難忘記
但他卻不是如此
他喜歡保存快樂
不喜歡拿著以前的痛苦來負擔自己
有時候雖然難免
但是之後總是莞爾
於是他把那段歡樂的回憶拿出來
落在回憶外的
是不屬於那些回憶的一片片想念
每一片都畫著她的眼 或是她的眉 抑或只是她的靈動笑顏
他說她美
描述的不知道她是不是她能了解
表面的美人人都可以說
但是對於心上人的美
卻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說的如此誠懇的不是嗎
這樣的變化很微妙
他笑了笑
他知道自己的邏輯很奇怪
他並不在意人家是否覺得奇怪
很多事情他都已經不在意
唯獨感情…
他又笑了笑
揚起嘴角好像在笑自己為情所困
用手指觸摸著自己鏡子裡的嘴角
瞪了自己一眼
「SO W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