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小時

突然想起
從繁華的城市到…..荒漠你說奇怪不?
那次坐著火車往北的時候
看的出那種由繁到簡的漸層
”Gradient! ”這個字怕不小心被遺忘了似的冒了出來
於是我開始惶恐

滿車的人
一站一站的上車
一站一站的下車
空氣中開始漂浮著只有我是孤單的的事實
像是在嘲笑我似的不給面子
轉頭看著窗外
剛下車的人和接車的另一半擁抱,親吻
被她們提在手上的行李好像也在嘲笑我找不到歸宿般的瞪著我
“只是未遇!未遇!”臉上雖然沒有表情但是我心裡在辯解著
就在我快被惶恐淹沒的時候火車開離站台
暗中鬆了一口氣
但是卻還沒逃離
蠻悲哀的
“逃離了這一站,下一站又在哪裡”不經意的哼著不成曲調的歌

車窗外幾頭牛無辜的看著火車跑過眼前
可能牠們的運氣比較好
至少寂寞不會跟牠們開玩笑
或許是說
牠們運氣比較不好
寂寞的時候只能低頭吃草
還沒開始同情自己竟然開始同情幾頭跟我完全不相干的牛起來

那一次是十個小時的火車
啃完五本書
把寂寞一把一把的抓起來罪犯般的押在紙上
在紙上練習從深到淺的漸層
在紙上討論起當牛好還是當人好的問題

※     ※     ※     ※

回程往南
心情有點異樣
不用說這趟發生了少許不尋常的事情
就是在這樣的時候
當沒有其他事情好忙
當腦筋裡沒被其他東西佔有
就開始想念起誰來了

也不能說是如何
畢竟這太荒唐
不過印象深刻的時候總是抹不掉
夜間的火車窗外看不到啥
一車人睡倒在椅子上
又變成我一個人的世界
所以只有閉著眼睛想一些奇怪的句子

每到一站的時候都有人下車
半夜的車站看起來亂懶散的
看著下車的人呼著冷空氣拖著行李
在荒涼的車站裡面卻不肯停留
“可惜!”這樣的景象難道不值得多享受一下嗎
昏黃的凌晨一點的車站
也是一種美!
沒人訴說,要是回去如此告訴朋友準會罵我神經病

其實到不怕自己會愛上這種荒涼的地方
就像真正愛吃的人其實並不真的擔心自己會胖
這也跟寂寞扯不上什麼關係
我拒絕承認已經被寂寞支配太久

一個人在火車上度過這樣的夜
其實,也蠻奢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