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II】-叛逆

今天又在下雨,或許應該說,雨從前天開始就沒停過。

他就站在屋簷下,仰頭盯著順著屋簷滴落的雨水。

他並不討厭雨天,其實他很欣賞雨水滴落的樣子,劃過潮濕的空氣落在世界上。

他伸出手接住了一滴雨水,散落在掌心之間。然後走入了雨中。

雨水很快的把他的頭髮,臉龐,衣服打濕,他並不在乎,故意放慢腳步踩在水塘之間。

「今天是個好天氣。」他喃喃的說

他仰頭撥開貼在臉頰上的頭髮,嘴裡落進了幾滴雨水。

嘗不出味道,只覺得冰冷的雨水散開在嘴裡。

冷如果也可以算是種味道的話,那麼就是這個意思。

可以這樣走在雨裡的機會其實不多,所以今天是個好天氣。

如果可以的話他會在淋濕了以後緩緩的回到家裡,用熱水來中和被冷雨挑起的一些叛逆

然後把自己攤在床上,讓睡意悄悄進入他的神經。

他閉著眼睛,可以開始感覺到睡意已經慢慢組斷他的神經的時候。

「叛逆」

這樣的兩個字突然浮現在他腦海裡。

如果叛逆需要勇氣的話,那麼我們可以這麼解釋著,當你做的事情不是人們所認同的,那就是所謂的叛逆。

他到也沒有如此,在他眼中這些都無關緊要。

認同也好,不認同也好,只要他還是自己,他就可以好好的過下去。

他看過很多書上寫著,做自己才是最要緊的。

沒錯,可惜很多都是理論上的,實際上,若是真的要做自己的話,他可能得付出很多代價。

他想起幾年前在學校學過的電晶版。

突然覺得世界就像是這樣子,電流要往哪裡流,都已固定好。電池一接上去,電流就只能順著電線跑,跑到固定的地方提供固定的能量,把燈亮起以後又繼續跑,跑到電池的另一極。

很公式化。

所幸世界並沒有這麼狹窄,還是有許多人往回跑的,不論成功與否。

他到也還沒看過有電流會往回跑的。

或許會有些不服氣的電流把晶片或是其他玩意燒掉,但是那是另一回事。

他很想往回跑,可是他暫時辦不到。於是他只能像是其他許多分子一樣的向一個方向前進,直到走到盡頭。

「盡頭的那端,有著的是些什麼?」

就在這個問題浮現的時候,睡意把他的思緒切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