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III】-死亡、寂寞?

聽說,一個人面臨死亡的時候,會看見最想念的親人或是朋友。

其實應該不是這麼浪漫,至少對他來說不是,他的印象中只有寂寞。

他最接近死亡的一次是很小的時候了。

那一次的意外讓他腦震盪昏迷了三四天,根據醫生的說法,如果繼續昏迷下去,大概永遠都不會醒了。

到現在為止,他只記得昏迷的那刻,眼前看見的是pathway

橫越在眼前,他就站在路邊,就站在高到他腰際的草叢裡,然後他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視覺失去作用,他也感覺不到任何東西,唯一剩下的,是聽覺。

他還聽的到,他聽到很多聲音,很多細細低語的語聲。

他很希望至少有些聲音是在叫他,這樣他才知道往哪裡去。但沒有,語聲就像在各說各的似的回蕩著。

他覺得寂寞,或許人都是這樣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其實生來是一個人,走的時候也是。

他那時候還小,不能分辨寂寞是什麼意思吧,但是寂寞的感覺讓他惶恐的想逃離。對他這樣一個小孩子來說,寂寞,其實已經比看不見,感覺不到,說不出更令他恐懼。

他掙扎的想動,可是動不了,他只想找個人可以接觸,讓自己不覺得寂寞。

是母親將他喚醒的,他記的很清楚,母親的聲音讓他從寂寞的催眠裡醒過來,他只想呼喊著告訴母親他在這裡。

母親的呼喚沒有停過,他知道,母親從來不會放棄呼喚他的名。

就算他一直沒有辦法回應,母親的聲音還是一句一句的傳入腦海裡。他突然覺得自己是幸福的,他甚至已經忘了如何去恐懼。

他醒來時只見到母親憂慮的眼睛。

其他什麼事情都不重要了。

或許並不是非常接近死亡,但是這次他確實很接近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寂寞。

在出院以後,往後的幾年裡,經常是頭痛代替了他回憶起那段難以面對的寂寞。

而最近幾年,頭痛的次數越來越少,但想起那次寂寞的次數卻越來越多。

 或許,曾經有過那一次的經驗以後,往後的寂寞都讓他覺得如此熟悉。

那麼,如果我們需要比較的話,可怕的是死亡,還是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