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IX】-驕傲

我想我提到過,狼是驕傲的。

驕傲的不是自己在獵食上的體能或是其他優越條件,那是虎豹才幹的事情。

狼所驕傲的是,牠是狼,身體裡流著狼的血液。牠尊重自己,並以此為榮。

這就是狼。但如果說狼是崇高的,我並不能完全認同。

就像人,沒有特別一種人是崇高的,從生命賦予的那一刻起,人就應該受到認同。

或許有許多人走在不同的階級,但那是後天的那麼一回事。

 只要尊重當下的自己,那麼你是什麼人都無所謂,你就有資格驕傲。

因為你擁有自己。

他是這樣的,他尊重自己,就如同他尊重每一個人一般。

不同的是,他是孤獨的狼。

孤獨而且驕傲,很多時候他不願意人們知道他遇上的困難。

或許 他不希望周圍的人替他的事情費心,或許他覺得其他人沒有必要聽他囉唆,所以他選擇忍受。

他很意外自己可以承受這些壓力,就像在雪地裡獨行,隨時可能讓他倒下去的壓力。

可惜的是,壓力總有超過承受限度的時候,就像風雪隨時可以摧毀雪地裡隨便一條生命。

他孤獨的太久,習慣許多事情都自己忍下,因此他高估了自己。

他已習慣自己面對所有問題,縱然有時他並不知道解決許多問題的法子。
 
在他剛來到這個環境的時後,在他離開兄長獨自生活的時後,他就得想盡各種方法解決各種問題。

他很明白只有自己可以幫的上自己。

沒有人喜歡孤獨的面對,但環境卻讓他習慣如此。

他曾經犯的錯誤真不少,所以他不喜歡作出會後悔的決定。他從不低估別人,但他這次高估了自己控制壓力的能力。

壓力抵著他的背像機器一般押著他的時候,人們看見他總會覺得他本就應該是孤獨的。不管身邊有多少人,他看起來都是這麼孤獨的人。

他雖然不願意,可是錯誤的決定總需要有一些代價,所以這次他付出的代價就是自己承受壓力。

或許 不只,這樣的壓力也足以影響身邊任何一個人。

因為壓力讓他變成另一個人,一個心神分散的人。

下午,忙碌的街。
 
他站在街邊等著車流,他其實後悔的不該是錯誤的決定,他該後悔的是他被如此無謂的驕傲支配著。

車流緩慢下來的時候,他跑了出去,就在下雨的城市,在忙碌街道上奔跑著。

他不在乎緩行的行人怎麼看他。

他就像狼落入了自己所熟悉的陷阱裡一般的憤怒。

他只好讓自己一直奔跑,希望體力的消耗能讓他的壓力減少一些。

就在他的腳步慢下來的時候,他只聽的見自己心臟瘋狂跳動的聲音,彷彿用快速的口氣在責備他,為何一開始驕傲的不把問題托出。

他只能喘息著,嚥下雨水混合著的汗水。

他捏緊自己的膝蓋 ,決心要讓自己來支配驕傲。

他不否認他是驕傲的,但他不希望被驕傲支配著自己的行動作臥。

他知道這樣的後果通常比普通的虛驕更可怕。

他停止了喘息,他知道,他應該為自己的驕傲道歉,並且處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