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X】-背影

他從夢中醒來,奇怪的夢。

夢中他疲倦的走著,走著。

他看見一個背影,熟悉的背影。長長的頭髮,寬厚的肩膀,是啊,是自己的背影。

自己的背影,緩緩的走在他前面。

「喂!」他終於招換了一聲。

「嗯?」背影停了腳步。

「你…」他正在思索著該怎麼措辭,背影卻說話了。

「我想…我不認得你!」背影緩緩的說著。

「可是我認得你!我知道你是誰!」

「你認得的是你自己,那個人並不是我。」背影知道他可能不太清楚,於是繼續解釋著「你認得你自己,了解你自己,可是你並不認識我,請記著名子並不是認識一個人的分界點。」

「你是誰!」他狐疑的問。

「我是你,如果用大腦有兩邊來解釋的話,你,或是說,我們,就有兩個。你,和我。」

他似乎懂了,而於是背影轉過身來。

他看到了那熟悉的背影,也看到了這個久違了的自己的容貌。

這個背影,比他少了那份冷漠,多了那份熱情,或許\,多了那份任性。

比他多了幾分笑容,眼裡帶著頑皮的活力正在看著他,臉上的表情好像隨時都可以變成另一種情緒。

如果說他像冰塊一樣冷漠的話,背影的笑容就像溫水一般令他覺得溫暖。\r\ n
「你不認識我,因為我們本就是不同的人」背影笑著說「我們被自己支配著,隨時展露出不同的我。」

背影是任性的,這麼說好了,他可以喜歡任何東西,只要他高興。

背影可以在半夜跑出門去找到一眼看到最美的一朵花,摘下來送給你,只要他高興。

背影可以在站上屋頂仰頭看見星空時寫一首詩送給你,只要他高興。

背影可以淋一夜的雨,為的只是他捨不得這樣的夜獨自在屋裡睡去,只要他高興。

他不可以,但他可以理解背影的任性,像孩子般的任性。

「我們很早以前就知道對方,只是一直以來,都不了解對方」背影撥著頭髮呼了一口氣,笑著定義「所以不算認識。」

「我知道你的意思,為什麼我會遇到你?」

「因為我不高興!」背影板著臉氣鼓鼓的說著「最近你把我都擠到一邊去!」

「所以,你想要出來透透氣?」他笑著說。他發現,跟背影講話的時候自己也有了笑容。

「到也不是真的不服氣,只是,你知道的,很多時候需要平衡。」

「我懂」他點了點頭「我對著自己也並不是很舒服,很多時候,我甚至希望不要有這麼一個自己,就有你就可以了。」

「可是我也需要你的冷靜,還有很多時候,決心,等等之類的我沒有的。」

「…我們是兩個極端,本不應該如此協調的。」他奇怪著。

「因為我們本來就是我,雖然說很矛盾,但是應該很多人都跟我們一樣吧。可是我們感情特別好,不需要爭吵」背影笑著說。

「我想,我該休息一下了」他說著「我再這樣下去,會變的疲倦,焦躁而且令人反感。」

他可以感覺到,疲倦,就像毒藥一般的滲透到骨頭裡去,他只想忘掉很多事情,很多人,很多回憶。他想一鼓腦的都把他們拋到腦後從此不再提起。因為這些事情總讓他厭倦自己,厭倦自己那個千瘡百孔的心,厭倦自己那個不再堅強的心。

他是承受壓力的,但是他並不埋怨,他知道自己的命,所以他從不埋怨。縱使他已經傷透了心,他還是可以一副漠不在乎的樣子看著自己的血在滴。他辦的到,所以這種事情一項都是由他來承受 - 他知道背影受不了這樣的事情。
 
「所以現在換我出現了嗎?」背影的眼睛發著光。

他點了點頭「我累了,而且,很抱歉,我捅下了很多爛攤子。」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背影用力握了握他的手「我們是好兄弟,有攤子當然得一起收的!」

於是他舒服的坐了下來,看著自己的背影踩著節奏,緩緩的遠去。風吹起了背影的髮稍,他低聲的說著。

「祝福你」背影沒有聽見「我已經盡了力。」

他只想閉上眼睛,忘掉該忘記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