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

所以我想告訴你
有天我們都將死去
我選擇在那天來臨之前
再一次念你的名子
這只是假設如果可知道那天的來臨
如果不知道
我想
在走的時候或許也不懂如何牽掛
就當作用多餘的時間來想起誰
用多餘的生命來接近誰
用多餘的血
流過微弱跳動的心扉
能讓人在最後一刻還寄掛著的是誰
這樣的緣分又何嘗不是如此強烈
我還不懂
還不能體會
但是我希望可以
就像好奇的人悄聲的問著吉普賽女郎手中的水晶一般
知道我是否已經遇到這樣的一個人
在我生命中走過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