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

倒在血泊裡的是自己的靈魂
滴著血的是握在手裡的長刀
再也不忍回顧一眼
靈魂無怨的表情
血滴有如玫瑰般的紅
落在他的臉上
刀尖卻也不再顫抖
如果這是該走的路
你我都無法避免
我讓你走
也讓你解脫
我手刃了自己的靈魂
卻也無心收起血刃
你走的如此無情
我還得承受生活中的一點一滴
「我可否和你一起離去」
問著自己
我知道我想逃避
我知道
我已經開始逃避那種兩人之間越來越遠的距離

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