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if tear rains

如果有一天
我會流淚
我會微笑著說
那是濛天的雨水
這也是為什麼我如此喜歡雨天
因為我從不流淚
只有在雨水落下的時候
感受淚水的滋味
當然若有這麼一天
漫天的雨水也比不過心裡的傷悲
或許會流淚
或許吧
不習慣猜測自己感性的那種錯覺
只好假設
該是說,期望著
還擁有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