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夜,相似的

油門
帶著我奔向無盡的公路
路邊的燈火一顆顆流星般劃過眼角
風狂暴的扯散了頭髮
舞動在黑夜裡的
不只飄散著疲倦的髮稍
還有想怒吼的靈魂
一把撕開夏夜的沉悶
聽不見的嘶嚎
只有運轉的引擎

從前
也是那樣奔馳的夜
除了沉悶的是冰冷的空氣
伴著失落的嘆息
是否靈魂總是無能為力
面對著即將失去或是遺落
的點點滴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