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我是說假設…

「如果,我是說,與事實相反的假設。沒有天堂這種地方的話,你會怎說?」

『它馬的!』

「什麼!?」

『我會說它馬的!我們都被呼攏了那麼多年。』

「然後呢?」

『然後下地獄去。』

「天堂都沒了,地獄還會有嗎?」

『它馬的…』

「那麼然後呢?」

『然後繼續活下去。』

「如果你活不下去了哪!?你要去哪?」

『活著的時候就好好的活著,活不下去的時候自然有地方去!』

「所以…」

『所以我說,有沒有天堂地獄都不重要,因為目前為止不關我們的事!』

「目前為止。」

『目前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