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諾?

這樣的夜,突然想起從前,聽過的一句話。相约到老。現在我想必還不算老,這句話卻變得只剩回憶了。

誓言其實是,人給自己不確定做得到的事情的一個台階罷了。所以我很難去相信誓言,也不喜歡說誓言。如果真的作得到的話,又何必需要誓言呢?如果作得到的話,又何必須要說話讓其他人相信呢?於是我要自己不說出這些話。

或許如果提到這個跟所謂的愛情之間,可能少了許多浪漫。但,如果非得這樣來達到浪漫的效果的話,還不如摘朵花送給對方。至少雙方都不用在乎做得到作不到的問題或是說了一些該負的話的責任。

於是又想起,承諾本身吸引人的地方,或許就是那種不真實性所帶給人的期望吧。這的確很誘人,想想,再不久的將來,一定可以…。誰又會去想到,不久的將來是多麼的"不久之後"?抑或是這個將來根本就不會來呢?

相約到老,那麼,在那時說再見的那一刻,已經算老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