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day of X’mas

就好像不干我事似的,今天是聖誕節。用我的說法,我比較喜歡說是行憲紀念日。

不管如何,可以想像今天會是無聊的日子。其實日子都是一樣無聊,只是今天開店的人少,感覺上很少人會和你一起無聊,這就頗不一樣,少了一種大夥一起下地獄的邪惡想法。聖誕節嘛,其實誰管的了這麼多,自從幾年前脫離了和老外一起住的生活以後聖誕節對我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寄寄卡片已經是對那些我有地址的人來說很夠意思了。

吾友此週從雪梨而來,於是我們開始吃飯,在舉出了一大堆活動之後我們決定吃飯才是眼下最有意義的事情。在吃完飯以後吾友又約了另一批朋友出來,他們曰”喝個東西”,這可沒啥說的,大夥雖先前見過但都都不熟,本想混混即可。只是令我非常不舒服的是,這一票傢伙見面三句話就是直銷,我x他的xxx,現在一聽到有人跟我提這玩意我就頭疼。這一票人還頗不簡單,直銷的精神發揮到令人可以立正敬禮,先是弟弟搞上了直銷,然後哥哥跟著下了水,然後弟弟的女朋友成了哥哥的下線,然後哥哥的女朋友成了弟弟的女朋友的下線。聽說她們剛辦完一個什麼聚會,不知道是否有提出此項壯舉讓大夥起立鼓掌表揚。

間中其實提到些許有趣的事情,即吾友問曰:”那麼你們除了上課以外有沒有打球,趁我在這禮拜有空可以一起出來打籃球阿!”。直銷家庭對曰:”我們的休閒活動就是直銷哪”。我雖然置身事外的一邊欣賞服務生妹妹一邊喝飲料,但聽到這句話還是差點嗆到。如果把休閒和搞錢放在一起,那還活著幹什麼?間中又隱隱約約的聽他們說到要台BM和房子之類,有了這些真能比較快樂嗎?還是其實對他們來說,虛榮就等於快樂?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是否已經不符合時代了,比起來我寧願花錢去買知識還是技術把自己腦袋填滿。錢很重要,但我總覺得此票人缺少了些什麼。他們總也算跟吾友是三四年的熟朋友了,為什麼許久不見面就提這些?還是敘舊已經成了老年人才幹的事情?如果這麼熱中在搞直銷,在台灣搞不就得了何必大老遠的跑來國外搞?他們說法是用閒暇時間來搞,卻也沒看過有人可以把大學商科唸成醫學院的。但轉念一想,其實這樣也好,若沒有這些金主學生,這邊的大學光靠政府補助怎麼撐的下去?看來還得多謝他們的投資才成。當場就對他們肅然起敬。

”喝東西”就喝掉快一個小時。直到我兩腿發麻眼睛發酸,廁所也上了三四次啦,這才算放人。可惜的是我已經坐的兩眼昏花,忘了跟可愛的服務生美眉要電話,真是一大損失。殘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