畏罪

就像所有罪人一般
彷彿,思念也是一種罪
只要一想起
就像手上還有未凝固的鮮血
讓你慌張的想逃
就算逃到天涯海角
也逃不出的掌握
她就像殺手般的著盯著你的影子
轉頭
她像影子般溶在黑暗裡
冷靜的讓你踉蹌的腳步更顯的凌亂
直到那刻
再也跑不動的跪在地上喘息
她慢慢的走近你身邊
這已是盡頭
她一點都不著急
銀色的光芒在朦朧中閃過
槍口已對著你
你看著她勾著板機的手指
是否已決定把心交出去
讓她佔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