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場雜記8

回道場練劍道已經兩個禮拜了
體力也慢慢回覆
這得歸功於道場各位前輩很落利得磨練我老人家
然昨天早晨的練習還是讓我老人家體力用盡;
蓋我們道場老師見我膽敢排隊找他老人家練習
當下心血來潮就來個面連切
一切就切到我老人家只差一口氣就得倒在地上喊唉唷
蓋老師乃是以pushing my limit為宗旨
所以我老人家牙根咬著(?, 一邊切一邊還得大聲吼,我想牙根咬是咬不太住的)也硬要給挺下來
切到後來排在我後面兩位元老級的前輩都在大聲曰keep going
這狀況可又大不相同
蓋前輩一向視此跟老師練劍為難得之機會
雖然從頭到尾只有面切以及退步面切
總不好在幾位前輩面前偷懶 😀

如此來去半天
直到老師點頭允許才得以行禮收劍
退下之後前輩拍拍我肩膀曰Well done
我是喘到連話都說不出來啦
只能拼命點頭
但是
這種感覺很難形容
有點拼了命從地獄爬出來的感覺
能夠堅持到最後
很高興就是

只是我老人家左腳腳底隆重的起了個水泡
右腳腳跟表皮有裂開的傾向
but, it is part of kendo!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