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沙

海永遠冰冷
而寂寞永遠傷人
寫著熟悉的字跡
勾勒不出回憶
瓶子裏該裝著紙籤
打不開的是軟木被浸濕而結晶的鹽
總有一天
不該是如此撈出海面
那該是被沉入冰海
美麗的極短篇

埋藏的美麗
只是不願再提起
隨浪逐流的瓶子
傳達不了消息
紙籤上只署了個名
沒發覺的是字跡被點淚滴模糊不清
總有一天
沉落在深海沙裡的信
隨著不應該被遺忘
模糊妳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