惦記著誰握住我敲窗的手

想要輕彈妳的窗格的手
卻只拂起堆積的塵埃在月光下飛舞
是誰在園外小樓的孤燈下
似乎嘆息著如夢迴裡低語
夜更沉
思念更深
小樓卻已不再有燈光
園中寒露如常
露濕的不是我的臉
是輕風勾起滿地已凋落的花葉
悄悄推開窗櫺的妳
是否仍會輕握著我欲彈著窗格的手
細數著我回頭眼角裡的寂寞
問我離去的這些年頭
是否依舊
惦記著妳的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