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該保持的沉默

錯的是我抱在胸前的雙手
怎麼也擋不住該死的回憶
像把冰冷的刀劃開臂上的皮肉
濺出的不是血
是憤怒的淚
不該恨一個人
該恨的是緣分
讓我錯認這個抹掉熱情的人
淚也該冷
冷的凍疼切口上的思念
按不住的疼痛反而令人清醒
驚覺悄悄的走甚至不需要有人挽留
驚覺
人們重視的只是緣起
卻沒有看清緣滅
沒有看清
所有開始只是象徵著另一個離別
擁有的還是劃滿刀口的我
振開雙臂走向夕陽沉落的角落
忘掉其實不該保持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