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

流浪或許是種比較文明的逃避
放逐自己而捨棄一種叫責任的東西
當然我總希望能流浪或是什麼的
只盼望能瀟灑一點
卻迴避著一切能讓我難過的事
當我開始為了自由流浪
捨棄了感情
剩下的也不過是個空殼罷了
但連後悔的權利都沒有
已鬆開的手能抓的住什麼
原來當我心切的選擇流放的那些日子
就已沒有溫度的結了冰
凝固了一切
甚至冷漠的表情
這一切只為了突如其來發生過的曾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