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會悄悄的遺忘我
抹去所有的錯
沒有絕對
只有我守著解不開癥結
逃亡在天地間
不肯面對輪迴的枷鎖
只因為承諾了些什麼?
躲開了生與死的痛苦
記憶卻比生死更難忍受
或許每個人都經歷過
沒有愛過哪能如此受折磨
凡人還有淚可流
我卻連軀殼都沒有
只剩沉默
握不緊的拳頭
卻緊緊握住了癡了的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