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別

讓我起床
四度的早晨
閤眼卻不曾入眠
陽光就要來取回借給我整夜思念的溫度
轉頭,卻觸動了枕邊她的淚珠
小心離開身體
說不出不捨
只有白色床單在黑暗裡更顯奪目
真的,該走了嗎
自己躺著側過的頭
卻有著笑容
離開的那一刻並不是痛苦的
原來
這也不是如此無情的分離
沒有人發覺
趴在床邊熟睡的她小心的呼吸著
怕吵醒她似的走近她身邊
輕輕的吻了她蒼白的臉
離開了這房間

她沒有發現
她永遠不會發現
如同滴水般碰觸的道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