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鎧甲

 sea

沙攤被海浪平滑的洗著

只有一行腳印不規則的

我的

延伸到海水碰觸的到的地方

泡沫彎彎的勾勒著沙子的形狀

在黑雲低壓的海天前解開靈魂的鎧甲

海水洗的去鎧甲上的傷痕嗎

如果血已凝固的話

海水沖的走靈魂上的負擔嗎

已沒有平衡點的謊

“我們回去吧!"

彷彿聽見誰用海風吶喊著

湧起的浪淹沒了膝蓋

不願放棄我的挽留著

至少得等我穿回鎧甲

保護著靈魂滿是創口的鎧甲

偷偷帶走坎在創口深處下的細沙

至少下次

眼前的這片海洋認得我

曾經在這裡解下所有的防備

面對

Sorrento. 08.0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