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吻

如果傳說正確的話

他或許在戰死時已經回到故鄉

胸前的創口牽動了手中的長矛顫抖著

低頭看不見自己的影子

只記得倒下的地上滿是泥濘

敵人抽出了長刀喘息著踏著大步離去

他的胸口還泊著血

在心口抽緊的那刻

他做了個夢

夢見在故鄉等他的女孩

用她的淚輕輕擦拭著他肩甲上的血污

迴避著女孩的目光

卻看見她胸口染滿了鮮血

女孩很美

像隨風掉落的一小瓣花

戰亂之中

當他停下最後一口氣時在他頰上輕吻的是那麼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