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所以..

蠟燭燒盡的時候我就坐在長椅的盡頭

進來這裡的人疏疏落落的

只是想找個地方容身

還是為了罪?

如果認錯可以贖罪的話

當然人們都可以如此假設,而繼續犯錯‧‧‧

如果只是寂寞的話

那就會跟我一樣暫時在這裡收容自己的腳步吧

我不知道是否因為忙碌

抑或只是暫時的失去自主

但我還是來了

坐在長椅的盡頭

鬆懈下來的一種安心的感覺

看著燭光隨著空氣的流動跳躍著

– – –

我可以跟你說說話嗎

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主..

忽然明白

贖罪其實或許\並不是請求赦免

只是想讓一個可以信任知道

彼此都知道後

達成共識的感覺總令人覺得安心

– – –

我隱瞞著的

只是很普通的事

很普通的..沒人可以給我任何答案的

死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