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封裡

拆信前已知該是如何

如果情感已不能再留著

信刀映著的燈光在流動

我的手仍在顫抖

不肯確定的是事實

不肯確定的是妳的字

不肯確定的是我的名子

不肯確定妳將要從我生命中消逝

只是想仔細的看清楚信裡每個筆跡

天真的希望信紙上留有淚\滴的痕跡

用假設妳的不捨來安慰自己

當然事實仍然是離去

一封信並不代表著什麼

它只是鎖住過去的封印

拆開的同時即重重的鎖住所有一切

有關於妳的那片段字字句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