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力飛行間的革命

當然,在如此的雨天無從選擇
落難的不只是在天堂與地獄間徘徊的人間荒廢
想拯救痴狂的世界的
與引誘犯罪的社會的
都在雨裡懺抖著
那天晚上的琴聲提醒著野心
有種想征服雨中城市的
今天不會有黎明吧
丟了手中的空罐

雨中沒有人會發現多了個叛逆的革命家
剛隨手拋了代表釐不清的思緒的鋁罐
烏雲中的高樓上
還有個看板猶豫著是否該亮著
果然是沒有黎明的早晨
看板於是固執的以為仍然是夜
不肯休息的

你是傻瓜..我又何嘗聰明
夜還長著
我還有著許多睡覺的配額
…等革命完後我才肯睡
如果革命有終結的時刻
悲慘的是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只有一個人的革命是沒人認同的
連寇都不如
於是我還醒著
笑著要雨點不要停
不要停住了從天堂到人間的重力飛行
那是比我的革命還有意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