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星

在這個靠近群星的角落
雖然渺茫
但仍然浪漫的想著
這裡是曾在某個夏夜抬頭仰望的方向
夢總是美的
而身處的事時卻是冷漠的
連淚水也無法順著臉頰滑落
只能離開眼眶
拋離到時間停止流動的黑暗中
沒有勝負
不需要認輸
深沉的空間只剩下放棄一切的權力
似乎就是銀河中的裂縫
觸摸不到所謂的盡頭
但生命已經不屬於我
靈魂,也將會無盡的漂泊
… 我拒絕想像那樣無邊的寂寞
仍然不肯閉起雙眼
但我並不是在固執掙扎
只是仍然想看一眼
那被稱為北極星的光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