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抑或是現實

日子像在沙灘上寫的字
其實已經難以辨識
或是隨著波浪抹去所有的痕跡
只不甘曾以為會永遠記取的
竟也無情的消逝
我並非容易傷感的人
只是總想留下些什麼
自私的希望將來的自己可以記得自己的存在
哪怕並非精采
其實是大起大落的
今天突然有個念頭
是一種大膽的希望
如果有自由的翅膀來推動時間的氣流
他要背著包袱找尋那個已經遺落很久的真實
觸摸難忘的真實的表面
然後帶著烙印的感覺
回到現實身邊
努力活著
直到再次遺忘的時候
再升起另一股探索的念頭
也許是明天
也許是幾十年
也許直到生命終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