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緒就一團亂..

.
眼神錯開
氣氛就要在空氣中凝結
妳的笑容不自然的割著我流血
直到妳的長髮被風飄開了
離我好遠
驚覺沒有在這一刻吻妳
猶豫說出分別的唇
但是若因為吻而捂不住傷口
何需在意一個吻能否讓你記得我
也許,妳也不願意嘗到我自己咬傷的唇
恐怕那是妳留下的苦
如果妳仍然在乎
我將會看的出妳的哭泣
我停不了雨水落下
就像也停不了妳流的淚
..
所以寧願相信那代表妳的不捨
寧願在這些年以後
仍然自問那是否真正愛過

總不喜歡想起任何過去的這些
記憶總是喜歡開玩笑的
與其說想起來會令人痛苦
不如說是愧對
現在看來
這些比任何事情都荒謬
只憑著感覺
曾經瘋狂的和誰相愛
卻一一被現在的記憶推翻
原來從來沒有懂得如何去愛
今晚突然想到的這個嚴肅的問題
我沒有任何答案
掙扎了許多年
在這個問題面前只是一片空白
….

.{25.6.2004} 只有我一人的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