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化

自從那天離去

之後仍些許記掛著

仍不斷試探著

直到妳說的一句

娓娩卻堅定的語氣
 
決斷的封住了我所有退路

逼著我抬起頭

目睹了梅杜莎的雙眼

石化了心中所有的思念

 但,是否就了結於此?

年輕的以為已石頭般堅硬的心

卻不料溶化在妳任性的語氣裡

心再次的脈動

徒增添了許多妳的影子

以及飄逸的髮絲

在閉起雙眼的夢裡

當我不敢再抬頭直視妳令人僵硬的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