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自己, 不該沉默

漂著雨的沙灘
凌亂的沙子抹在波浪裡就平伏了下來
紊亂的心情在雨水的滴落下沒有冷卻只有心嘆
海上的水霧也朦朧了一個午後
摸不清頭緒的
是否該將落難在雜亂中的莫名空虛
解放到這迷濛的世界裡
臉上的雨水是否被火熱的思念溫暖
爾後悄悄滑落領口
到胸膛上傾聽心跳的聲音
遙遠的燈塔像霧濛中的星光
與我隔了一片浪花起伏
與妳隔了一蒼夜空
在沙沙的雨與海聲中
有我的一句嘶吼
打散在這個遠離的地方

23.07.2004 great ocean r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