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卻當下了

在千萬公里外
企盼聽到妳微嗔的話語
怎麼扯動了平靜已久
只剩波紋的激情
怎麼就當初自詡的愛了誰
在這個寒冷的八月
思索當初與當下的感情
改變了形式仍然始終如惜
儘管我變的冷漠而習慣只有孤寂
不敢再讓彼此困擾的那個夜晚重演
也曾睡前不意責怪自己的粗糙
但那也已不重要
雖然仍不再期待些什麼
不願妳的笑容撇開如絲般脆弱的思念
我是愚蠢
還是亂了方寸
難道這些都只是開始
在我心絕以前不封閉的缺
自以為遮掩無縫的思緒
忘了鎖住心門上的勾曲
忘了妳就在眼前
 忘了一切就如那個飄落滿天
觸碰著回憶的雨天
妳微嗔的說了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