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過了什麼話..

那麼
手中咖啡的溫度在散落
仍然會想要告訴妳
卻怕妳措手不及
而彼此慌忙以對
繼續沉默了空氣,換過了話題
該不該有任何顧慮
明明知道那只是無力的藉口
過了這麼久
只能答說
沒有改變很多
包括見到妳訝異的瞬間
卻又忘了排演過多次的話頭
那麼
如果說唯一的不同麼?
其實
只要能想妳
在任何空白時候
該是滿足了
只是那時候對妳吐露的話
還記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