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離開手上寫的和心中想的

筆跡很潦草
在寫著想法時總是盡快落筆
但到此卻停住了
我的城市正在下雨
七夕的雨
浪漫的說
是織牧分離的淚水 –
我是說,如果我一定要浪漫的話
我該放縱的?
只是我笑了
雖然不能強迫自己
卻也止於此
.
浪推到腳邊即可
剛好淹沒腳背的泡沫
幻滅了以後
在濕沙下的腳印卻還留著
就像我說過的話
說過想妳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