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可以無所謂的卸下武裝
然而我沒有見過所謂的迷惘
我不會相信在這樣無情的世界
沒有人能了解
我敷衍盔甲下的溫柔
或許我不能奢求
但我不該又喝下這杯思念的酒
然後讓妳穿透我最原始的內心
妳是無意的,我猜
然而,我卻自己拋棄了保護自己的決定
如果要說我也怕失去些什麼
那麼我怕的
只是失去想妳的權利
只要還有些寄託
我,就不會輕易的放棄
有一個人
在我的生命中種下了根
總會有一天
可以看到花開的飛絮
一片輕柔的拂過我的眼前
是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