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浪的泡沫

別要像冬天的太陽
溶解開我凍結許久的惆悵
妳該是溫暖的
雖然我早已習慣冰冷
揮灑不去該放開的過去
只怕是因為還未遇見妳
在匆忙走過我身邊的人群中
誰在我被授與靈魂的同時就即讓我期待相逢
也可能是窮集一生都找不到的那個人
如果一定要問未來是否能如其所願
那我寧願不去追求什麼
然而我不會瞞騙現在的心情
這也許是我唯一在乎的事
在滄海中
緣分推向岸邊像泡沫般一一幻滅
只有妳的人
讓我難以自己的動搖了僵硬而麻木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