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那時候在混日子

我想,該是說再見的時候
大夥都不會想挽留什麼
當然,我們還有聚在一起的時候
從機場回來的車上只有我
八年前認識的朋友只剩我們兩個人留在這個城市

當初我們一夥人住在一起混日子的場景
講起來都令人覺得唏噓的緊
對我來說,剛出國,剛離開老大
只自己在這個城市找高中讀的時候
十幾歲而已哪
一個人跟傻瓜一樣在陌生的地方找地方住
就碰到這群傢伙
剛般進去跟他們分租的時候
一幫人也是毛著就互相帶壞吧
都可以在百般無聊的晚上
起鬨著坐最後一班到市中心的車
看三部電影睡了兩場
直到清潔工把我們趕出電影院
大夥在市中心晃了兩圈
坐到麥當勞裡面買了杯咖啡攤在椅子上睡到天亮六點
隔天早上的課翹掉下午隨便去點名跟同學打招呼
反正高中對我們來說就感覺一直沒什麼用處

然而雖然那時候混的兇
卻也沒什麼罪惡感
剛出國的留學生會想家嗎?
我們這幾個朋友
很沒建設性的過日子
那時候有種突發奇想的是:
與事實相反的假設,如果地球滅亡了的話
我們這批傢伙大概都還能活的好好的吧(或許可能會有些苟延殘喘)
大夥好像都很韌的生活

要是說
曾經年輕過
大概就是那種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