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浪漫

可惜我不想醉他一夜
那樣太奢侈了一點
寧願偷喝兩口酒以後
留下一點清醒的細胞
可以理性的運作
然後被酒精浸潤了的細胞哪
可能是屬於浪漫的事情
不需要太在乎前因後果的
如此說來
我也許醒著的時候不多
所以我能夠沒有所謂?
…當然我希望自己是浪漫的
不為了什麼
只希望那種赤子般的浪漫
並沒有隨著時間而被抽離我的靈魂
於是當我腦裡盤算著理性的步驟
而心裡卻偷飲了一口酒
讓我浪漫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