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場雜記15-刺擊

這幾天沒有按時去練劍的日子有在跑步
大約一公里的距離
(本來嘗試原路倒退著跑回來,可是公園的人一直在瞄,背後不長眼睛還差點撞到停在路邊的腳踏車….)
然而體力好像還沒有明顯的增長
也許\跑步得配合沒有練劍的空檔天數
目前準備一周內早上沒上課晚上沒練劍的四天去跑個一公里
從冬季集訓之後一直覺得該鍛鍊體力
以備我們鐵血師範的夏季魔鬼集訓
去日本練劍的朋也友快回來了
跟他在網上聊天的時候跟我嗆聲說要好好砍個幾場
總之得趁現在還有幾個禮拜趕快提昇體力

說來今晚
今個兒練劍人少
大概剛入春天大夥鼻子就過敏了吧
(過敏是很難的狀況,很難想像帶著面具然後鼻水流下來吸不回去的樣子)
不過入夜了以後還好
今晚mel大學的五段師範跑來跟咱練習
跟他對打頗可怕
大概他也不清楚我是屬於初學者的階段
打沒兩下就對著我的喉嚨(面具下的一個保護喉嚨的區域)刺擊
我哩咧….(%*%T)%@!*-/_*(!@KCq.)
會….會痛耶!!
被刺擊的感覺是那種
整個身體都被他一支竹刀的衝擊力往後推
很可怕的感覺
但也是很好的經驗 (大概要到2段以上,比賽中的刺擊才能算分,段位不夠不能刺擊)
結果被他扁的頭昏腦脹
退下陣來
接下來跟前輩單挑就也還好
 只是我老人家兩支手臂有種報廢的感覺
幹的好
兩隻手上都有漂亮的竹刀印
當我是電宰豬肉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