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

在滄風中我猶豫
是否該抬頭尋找你的蹤影
封住的糾結是否像昨夜的雨
悄悄的濕漉了我沉睡的大地
暗夜只有細微的聲響
打不醒昨夜夢迴暗自滴下的淚
沒有哭泣的是夢中的我
流淚的是夜晚漆黑的雲中
那個應該守護我
卻趁著瓢雨流淚,在黑雲中的你
是天使
還是惡魔
我不問
你也不用回答我
只要我相信
你一直在看守著屬於你的這個靈魂
一舉一動
現在我的內心
被誰佔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