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我懂得

也別說我不該等候
 
像冰涼的水滲入我的咽喉
 
也別怪我不懂妳的溫柔
 
只是我是我自己犯的過錯
 
然後我停止了思考
 
是我在妳眼前沉默了許久
 
還想不起任何藉口
 
妳在我眼裡還有妳的困惑
 
沒有解答 沉默過後是說
 
再不解釋 當下的路在妳我眼前
 
如果不確定
 
那麼哪天 我們相逢再走過
 
也許只是 只是非我能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