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邦

危險四伏
是我不會懂得
怎麼收斂自己對於妳的一言一行
若有似無的流露出的傾慕

是個危邦
若我的心踏出了邦界
怕的是一盡而終的分界線
或許沒有人在乎
哪怕全世界都不在乎
如果我只能在界線邊徘徊
妳應該也看的見
只是在妳的疆界前
有更堅硬的界線
自從我終於了解了這點
或許是
自從我不小心跨過了界而承擔了錯
內心就不該再有盼望然而
盼望終於無法解釋於我的感情
縱使我從此被拒疆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