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地

很久沒有異地的感覺
遺忘了吧
漂浮過鹹苦的海水到了這個國度
很乾脆的假設已忘了如何恐懼一個未知的疆土
未必是堅強的個人
卻是堅強的固執一路過來的腳步

拄在堅硬土裡的是鋒利的日月星辰
宣佈這塊大地的從屬
剝奪了所有生靈的權力
他只是個應該流浪的人
卻從此屬於了這個遙遠的領地
佔有了他所有自由的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