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耙外傳

這兩天實在算開了眼界。魏某本來眼睛長在頭頂上,以為萬物皆有定數,奇妙莫名之人不外乎四爪蛇蟲之輩。然而遇見窘境還能臉不紅氣不喘的努力申辯之人,實在是化外夷民,少見之極。

魏某之課業上需求,與其他三教九流之輩遂組了一龍蛇混雜之軟體開發團。話說此次作業,開發的軟體正是魏某的老本行,於是勉為其難就弄了個組長當當。然而此等毫無哩頭之組長其實不當也罷。蓋此等玩意乃需要大夥齊心並進,努力開發才是,魏某努力到也是頗努力的,怎耐組員不合作風氣大盛,開始三個禮拜之後魏某霍然發現,只有魏某一人埋頭開發。這還得了,蓋若組員個個貌美如花,再傲葛隔兩聲這麼一叫喚,教魏某多寫兩行程式,那到是可以義不容辭的。然而魏某的軟體開發團個個面目可憎,還有幾位高手硬吃了秤頭鐵了心,對於魏某百般懇求他們寫兩行程式的催促信件來個不理不採。

魏某在這個學校混的也頗有心得,豈是好相與的乎?遂孤身拜見此科目之學生教頭,陳述來龍去脈(有沒有順便加油添醋的搬弄了一遍是非,在此不便多提)。教頭聞畢大驚,屈指一算發現事態嚴重。遂邀魏某連抉前往晉見科目總教頭。三人在密室商量了好一陣,總教頭心軟之際,遂決定要魏某約見各個組員一一審問。開庭之場面雖不太大,然而個各組員知道事態嚴重。各個哀聲告饒,另有一奇耙大喊冤枉,告冤曰他有努力思考哪,只是電腦壞了云云。理由隨處亂冒,著實令魏某大開眼界。

總教頭聞罷大夥申述,遂要求魏某將未完成之部分分發給組員完成。雖然魏某可以以一當六的一個人結束此等簡單作業,然而算是給大夥一次機會矣。大夥同意後,畫押以畢。匆匆又過了一周,之前提到努力申冤的奇耙又有節目矣。蓋此等奇耙人間少見,大概算準了魏某沒見過世面,小小問題及努力跳高,於是先以各種理由努力塘塞,並製造假象掩蓋他一周內啥都沒做的事實。並努力抨擊魏某自以為做了三個禮拜苦工尾巴就大了起來,強制大夥依著魏某的腳步前進。

此等黑函攻擊魏某,魏某倒是無可奈何,只好嘆息著上報總教頭,一面暗中蒐集各種佐證。總教頭看事態難以收拾,遂招魏某與此一奇耙開庭對證,而由學生教頭陪審。此一奇耙心知要撈得此科作業分數無望,遂發誣賴灑潑,努力賣唱曰魏某誣陷他於不仁不義,並惡意攻擊以陷他於水深火熱之境界。爾後遂自開黃腔曰他於幾日以前即將作業完成,只因魏某看其不順眼,遂無視其作業存在。到後來此奇耙已嘶聲力竭的努力闡述他所受之種種委屈。總教頭以目視傲問是否有此等罪大惡極之事。

魏某遂轉頭問此一奇耙,何日何月將魏某交代他的作業完迄。此奇耙想必早有準備,一口咬定一週前已完成並放上公用主機。另外抨擊曰魏某辦事不力,反而誣陷於他。魏某不慌不忙由文件夾中抽出 screen shot 若干,轉呈總教頭曰:「啟秉總教頭,魏某早料到此一奇耙有此分說,是非曲直,仍由您老人家來判斷。魏某自一周以前乃開始蒐集公用主機之檔案細況,日期時間以及所有檔案擁有人皆標明在此,請您老過目。」另外轉身長嘆,對陪審教頭曰:「非魏某不願行仁義之事,此乃不得耶。魏某非城府深沉之人,今日竟要魏某如此辣手,上天可仍有公道乎?」本想順道流下兩行清淚已示正義,然而情急之中卻流不出來,只好繼續長嘆。

總教頭閱畢,心意已決,遂請魏某且回,想必不願當著魏某之面當掉此一奇耙,魏某轉身告退之後去上了個廁所。出毛廁之時只見此一奇耙匆匆走過,臉如糞土。早之如此,怎不努力當初呢?遂大嘆世代交替而人心不古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