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行慣矣

魏某自從一夜沒睡,努力出產作業之後,天地就有點為之震動。並非魏某突然偉大起來,惹的天上人界對魏某多加關注而奔忙不息。實乃魏某今晨自螢幕前抬起頭來,看見署光耀目之際,就忽然一陣暈眩。不由得推鍵盤大嘆數聲。非為去日苦多而嘆,乃為自己而嘆。想今日是何等日子?遮莫不是魏某生辰之日乎?遂推窗,只見朝陽滿地。而若有所思,魏某闖蕩江湖多年,什麼淒涼場面都見透矣。然而今魏某大壽之日,仍有作業展示之責背負在身,嗚呼!

自魏某懂事以來,即頗不在意生辰之日。蓋魏某自知面子大不到哪兒去,若宣告大眾曰今日乃魏某生辰,而眾皆無動於衷,情何以堪乎?遂連魏某自己也盡力將之遺忘矣。此乃無可奈何之計,蓋如魏某此等庶民,焉有恁大福分受人祝壽乎?於是仍然繼續庸庸碌碌,努力打混過日。而此生日如此著眼,魏某自己難以忘卻,而魏某眾友又無人記得,場面之落魄萬狀。本想懷中踹些銀兩打道小舖問問農藥價錢買之吞之,然而魏某又擔心事情鬧大不可收拾。再者吞之仍得自費,著實不甘,遂作罷。魏某獨行慣矣,眾多包袱早已拋棄,想此乃時也命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