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說

待在陽台上試著咀嚼她說的話
總有一些深度的
想藉此推測她的想法
沒有讓人了解過
我想她是對的,但少於一半
更貼切的是複雜的人
其實讓人不願意花心思了解
我並不希望這樣

"你沒有讓人了解過?"
"你把自己保護的很好"
"用驕傲來偽裝寂寞"

那個跟我我很少交談的人這樣對我說
我想他也是寂寞的人
有種慶幸
雖然我嘴硬的覺得他以為很了解我
但這些話讓我咀嚼了很久
不只是針刺進皮膚哪種敏感的痛覺
只怕更多的是後悔
因為什麼事情讓自己懂得越多,說的卻越少
最近很少交談
很少…
可能只是沒人可以說話
可能只是沒人肯聽我說話

一直以來都是聽眾
其實也習慣了各式各樣的故事
但卻對自己陌生
好像從來都不屬於一般似的
難說,一切都很難說其實